4月 02, 2006

腳踏車道犯罪事件

2006年1月16日,生命中第一次碰到兇狠的歹徒,無奈事件發生時地卻讓人無法提出告訴。

連接台北縣市的堤外腳踏車道,設立原意在提供市民休閒空間,但主管機關管理不當,各出入口處雖有警告標誌說明非公務車不得進入,但許多出入口未設閘口,或閘口未關(以馬場疏散門為例,閘門內竟然還設有 公共停車場!?),仍可供汽機車進出,常見違法者駕駛汽機車進出,不但破壞原有立意,更易造成犯罪事件死角,以不時發生的棄屍案為例,殊難想像歹徒是以雙腳或腳踏車扛扶屍體進入丟棄。長此以往,腳踏車道恐將成為歹徒的犯罪天堂,守法市民的恐怖夢靨。自去年底以來,為養身體而恢復騎乘腳踏車運動的習慣,不料於今年的馬丁路德·金紀念日(how sacarstic?),在堤外腳踏車道遭遇一台車號7293-MR的Suzuki深灰色自小客車(見圖一),竟使得上述擔心成真。

有些違法進入者會自知理虧而對行人或腳踏車讓路,沒想到這台車未減速、筆直地向我駛來,直到撞擊前最後一刻才緊急煞車,雖然腎上腺素大量分泌,我還是當場告知這是腳踏車專用道,請其以後勿違規駛入,不料車上有人下車咆哮,以三字經咒罵,並說「你擋在這邊,我可以直接把你壓過去!」我只好繞道駛離,但拍下他的車號,不料該咆哮者追上,抓住我的腳踏車,不讓我離去,並也用照相手機拍下我與腳踏車,並恐嚇說我跑不掉,會找的到我云云,我欲再拍下該歹徒長相時,他又要搶奪我手機,因而發生短暫衝突,最後只拍到他的肩膀與耳朵(見圖二),經由車上其他人下來勸阻,我始得離開,不料在接近馬場疏散門時,該車又從後方快速接近,駕駛人已經換成上述曾限制我自由之歹徒,吆喝我交出照相手機,並欲以其車阻擋我的去路,幾經快要擦撞的糾纏,最後我從出口逃離,進入公園躲避。

事後除了網路報案,還投訴了 市長信箱 蘋果日報 、與蔣乃辛議員網路服務處(因其曾質詢過腳踏車道管理問題)。線上報案後警察通知去派出所製作筆錄,由於當時沒有證人,又未有錄音錄影,員警告知若提出告訴,則反而會將自己資料洩漏,所以最後只能備案,但至少有證據懲罰其違規駛入;市長信箱的回覆還是叫我去報案,我又發了第二次信希望能加強管理,沒想到工務局的回信還是說只能請警察局加強取締;至於蘋果日報(記者於維奕)與蔣議員辦公室(不具名人士),則都是來信要求我提供更詳細的連絡方式後失去聯繫。

沒想到有關單位對於刑法 第302 305條 ,完全不懂預防重於治療;蘋果日報大概要等出人命才來爆料;不想在出事後成為議員質詢材料,我看還是先去買電擊棒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