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0, 2006

台大醫院的土霸王

台大醫院的診間公告
物價隨油價飛漲,沒有直接漲價的像是摩斯漢堡早餐,少了經濟的沙拉三明治,連可頌堡都悄悄變回沒特色的漢堡麵包。

早餐可以自由選擇,可沒得選的健保費用調漲,對於真的有需要至教學醫院就診的人來說,醫療品質夠不夠格收較高的部份負擔?

台大醫院在診間外公告,若門診到院時已過號,則告知跟診人員後,依每隔二號插入之原則,依序就診,這也是一般醫院處理過號看診的原則。然而,2006年1月24日下午,爸爸掛號心臟衰竭特別門診(內科第27診)李啟明醫師第21號,到院時因停車稍有延遲錯過一號,但有通知診室人員,按規定應於兩號後插入,想不到護士(或工作人員)於未說明狀況下完全不予理會,後來實在等太久(大約等七八個人約40~50分鐘),再次詢問診室人員,才被告知說“要等比較老的或狀況嚴重的人全部看完才能讓你看,現在全部都是比你老的或狀況更嚴重的”,完全違反過號政策,而且不主動告知,如果你碰巧稍微年輕且狀況穩定,就得等到最後一個才能看。可是如果爸爸早到五分鐘,在未過號情形下是可以直接就診的,所以給予較年長或狀況嚴重者方便的說法完全不成立,根本是診室土霸王的任意規定。

媽媽生病行動不便,下午會由爸爸陪同至公園運動,因為公園有其他人一起運動,短暫離開就診不會造成困擾,可因為台大醫院混亂離譜的門診政策,連帶使得媽媽當天在公園等候甚久,在冷風中擔心爸爸,造成身體不適幾乎須要急診。後來爸爸回去接媽媽一起到醫院,將近晚上七點才得以進入診間,令人驚駭不已的是,爸爸第一次到院若繼續等待,可能要等三、四個小時才能就診,更不用說讓媽媽一個人在公園等的嚴重後果。

爸爸在醫院受到土霸王刁難時,本想叫我先去接媽媽,不過當時忘記帶手機無法連絡,後來聽妹妹說這個狀況後即趕赴醫院,隨爸爸進入診間時,無人理會我的質疑,只好到門診辦公室反映,雖然已經下班,還是有熱心工作人員與我一起了解這不可思議的離譜狀況,並建議我進行申訴。當時有其他掛號者還爆料說土霸王常遲到看診(這可能是當天最後拖到7點多的原因)。

經過院長與民有約的陳情,一個月之後,台大醫院趙忠文先生先是電話告知處理程序,繼而正式回文,結論是“本院確有改善的空間,造成令尊及令堂之不便,謹致歉意。謝謝您的建言,讓本院有改善的機會。”

最後我還是肯定趙先生解決問題的誠意,也希望以後大家到台大醫院,不會再碰到土霸王。

備註 :當日經過有錄影存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