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6, 2006

交通員警的長鼻子

松智路、松壽路口角度一

回到台灣幾乎每年都會推法院的門。除了智財所參訪時的貴賓身分,每次都是交通案件的受處分人。

去年底參加貿協與Google搭上邊的研討會,在松智與松壽路口北往南向迴轉時遇上交通大隊,被開了一張罰單說我迴轉違規。當時左右張望只看到左側的sign,時間太趕沒時間待,回家搜尋才知自己太菜,依照設置條例設置(第十三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第二十三條)的標誌根本不存在。

警告標誌原則上要設置在右側且能清楚辨識,而此路口更應該採取放大型與懸掛方式。當天我在左轉專用車道,要有懸掛標誌的話不可能看不到,開單時回頭也沒找到,隔幾天去蒐證時更連左側的標誌都撤掉。

今天開調查庭,同時間還有億創投資研討會在君悅宴會廳(平白失去一頓午餐)。台北地院調查開始,開單員警(189560黃文俊)首先表示,當時是配合資訊月臨時設置一週禁止迴轉標誌,而且完全按照規定設置,並在我的舉證照片上面畫上懸掛式標誌位置!?
松智路、松壽路口角度二(紅虛線代表189560的“創作”)
沒有反證的影子,更沒有施工日誌,沒想到189560這麼羨慕小木偶的長鼻子!法官該不該主動追究偽證的白紙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