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2, 2009

松山 HBL 第一冠


(太多文排隊要發,惟今日境況特殊,容我拖最後一次,插一篇 Plurks 轉化之短文)

我在松中的年代,還沒有正式的籃球隊。黃萬隆教練到松中之後,逐漸帶領松中成為公立高中之中唯一的籃球強校。記憶中第一次認真看 HBL,是幾年前不小心轉到體育台的事,當時松中與現在已經解散籃球隊的再興爭奪冠軍,當時再興一堆人都成為現在 SBL 看板明星,松中陣中沒有超級明星,身高又遠不如人,可是靠著團隊,在兩場冠軍賽竟可以扳成平手,最後以些微比分差落敗,雖令人厄腕,卻開啟我觀看 HBL 的日子。

陳信安之後,松中已成為籃球勁旅多年,卻從未享有封王滋味,近幾年奪冠呼聲年年有,卻屢屢栽在不該輸的比賽。對我而言,網路幾乎取代電視,加上電視有些狀況,今年 HBL 開打以來也不常看,但還是有透過新聞關切比賽。坦白說,今年在一開始並不會特別期待,想不到松中依舊靠著團隊戰力,連戰皆捷,就算靠閱讀文字,都嗅的到那種團隊合作的氣氛,更別說看松中打球,可說是重拾籃球比賽的樂趣。

昨天準決賽電視故障半天,一直在當環境雜訊,卻莫名在松中罕見的「六分打」之前變好了!由於氣勢消長,最後大勝對手打進決賽。碰巧在現場的小學妹透過 Facebook 回應 Plurks 同步過去的訊息,我才想起可以去現場看啊!

是的,台大我來了。現場還有網路,當然也要來噗一下實況!

松山跟能仁要開打了!籃框還會噴火超 high 的!
(燈光變暗,雙方球員一個個介紹出場,越來越 NBA 走向的娛樂化)

真的應該更觀注基層運動,美國的高中大學球賽幾乎是全民收看,不能等國際賽再來救。
(離題,因稍早有人說這已經離我們太遠而有感而發)


上半場,專注看球及加油沒噗,只補了個小插曲。
攝影大哥咳了一聲啖,左側的女生驚駭了一下,後來就不見了。


(中場休息)
能仁家商表演了,真像超不協調之電子大花車。
(能仁抱歉了,但感受就是這樣)

橘子小學生+舞龍舞獅+不中不西花瓶人牆,嘖嘖...
(動員這麼多人不如我們幾個辣妹…)



進入下半場,得分乾旱期,十幾分領先花光是怎樣?第四節數度平手,想不到能仁罰球時,旁邊有人在施展魔咒?!
攝影大哥原來是支持松山最瘋狂的啊!
(見圖,連續動作太難捕捉請自行想像)


七分靠打拚新解。
(最後兩分鐘守成,擴大領先差距,最後二十幾秒還領先七分,現場 DJ 放的音樂)

20年第一冠!
(呼~終於)

後記:今日最high一刻,攝影大哥跳起來跟大家擊掌
(什麼?有圖有真相?拜託,當時手怎麼會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