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5, 2009

數字先生跟我們進化的好時機


最近許多文章環繞在某數字先生身上,本來不想說話,但上週前一陣子鬧很僵的朋友來電,突然讓我想要說些什麼。

先岔題說說我們怎麼弄的很僵…我這位朋友對外廣結善緣,自己創業之餘,也喜歡關注朋友的動態,我們大概一陣子會約見一次交換近況。去年底,他主動關切我公司團隊跟模式即將轉化的事,加上旅美同學回台跟介紹朋友給我認識,一個月之內至少跟我見了四次面,絕大多數時間在討論我的公司。

先不看當時很忙佔用的時間,畢竟朋友是好意很難拒絕,可常常最後結論就是關於我這個人就是怎樣怎樣,所以才會造成什麼結果云云。跟旅美同學見面那次,他被旅美同學提醒,他對我的批評太針對人的部份,而不是就事論事,旅美同學認為這點美國跟台灣有很大差異。

後來這位朋友藉其他事為由又約了我一次,到場之後發現還是在談我的公司,說什麼我說的邏輯上都成立,但是他認為現實上就是無法成立,理由就是我,說什麼認識我十幾年,我就是不適合怎樣怎樣,要能怎樣怎樣就要像他那樣,結論就是無論如何都是我這個人的問題。實在受不了反覆人身攻擊式的討論,我說:你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他因而負氣離去,並丟下:我不會再管你的事。

問題是,這應該是不再管我的人而非我的事吧?原本該對事討論,每次都變成對人的批評,就算是善意,對解決問題也難有任何幫助。善意的對人批評都教人無法消受,更何況是心存成見的惡意攻訐?

我只想提出一個論點,如果大家真的有心溝通討論,就不要將人跟事混淆,像是天天嗯嗯的文章,內容看起來像是在討論事,但是中心思想在於不喜歡這個人,至於王同學,那就更不用說了,不但攻擊數字先生,還侮辱數字先生的讀者。

你們真的認識這個人嗎?我常常受不了一些偏激文章,可實際見到作者之後,發現現實世界的他們卻是謙和有禮,我可以說不喜歡他們所說的事(無論是有誤或不認同),但並不會討厭這個人。

事可以批評,人也可以攻擊,問題將對人的攻擊包裝成對事的批評卻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以大家的程度,其實都可以先有結論,再補充推論細節,就像辯論的訓練一般,無論持方為何都可以論證。不是所有人都跟天天嗯嗯一樣細讀數字先生文章來挑錯,有一些人表示:數字先生文章太冗長無法看完,但是你們批評的是,所以我也討厭數字先生。天啊!這才是什麼跟什麼吧?

某個未曾謀面的朋友在 MSN 中傳來一句話:「數字先生是我看過最努力的部落客。」許多數字先生的支持者,也讚許他所帶來的思考空間及激勵人心的想法。但是這些正面聲音跟負面批評是無法聚焦的,抱定要達到人身攻擊的目的,是怎樣都有話說。

從天天嗯嗯的文章來看,即便數字先生文章錯誤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討厭原因是他刪批評性留言的作風,對於這點,我的第一個懷疑是為何我還常常能在數字先生部落格看到反對的聲音?再來,我真想看看那些被刪除的批評有多理性跟就事論事,為什麼印象中一向是只聞其聲呢?最扯的是一個沒看過數字先生部落格的朋友也表示,好像數字先生有很多爭議而且會亂刪留言!

相關文章中,個人認為黃先生的話是較有建設性的,不只是說給數字先生聽,說給他自己,也說給我們大家聽。或許透過數字先生的自我檢視,支持者保持清醒不加入筆戰,批評者的理性及對事不對人,我們能從這次的事件中一起進化。

後記:為避免騙流量之譏(事實上是小部落格也騙不到什麼流量 :P),本篇就一反常態,文中對象一律採用可想像的暱稱(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內文也不附上什麼連結(真不知道又想知道也很容易 Goo 的)。

圖片來源